其他语言版本:缅文 傣文 景颇文 傈僳文 载瓦文

又见老冰棍

杨耀辉

盛夏芒市,酷暑难耐。

周末里,与七岁儿子锻炼归来。经过勇罕街时,儿子突然拽着我的衣角:“爸爸,天好热,走不动了,我想吃冰淇淋。”于是,父子俩进了一家超市。

超市冰柜里的冷饮令人眼花缭乱。儿子在一堆花花绿绿的冰淇淋中翻找着他的“最爱”,随着儿子的手势,我惊喜地发现了童年最爱吃的老冰棍。

离开超市,父子俩背靠背就近坐在街旁的石条凳子上,旁若无人地吃起了各自喜欢的冷饮。此时的勇罕街车辆川流不息,人群喧闹不已,像上演着一幕竞争的电影。我咬了一口老冰棍尝了尝,清甜的味道沁人心脾,仿佛心头的烦躁、尘世的纷争荡然无存。是啊,时过境迁,老冰棍的味道已不是童年吃过的那般单纯了,但儿时关于老冰棍的美好回忆却一直停驻心里。

童年时,在我生活的小村里,要吃到老冰棍非常不易。每隔十天半月才会有头戴草帽、脚穿军用胶鞋的外地人背着方方正正的装有老冰棍的铁皮箱到小村巷子里叫卖。这一天,村里的小伙伴们像过年一样兴奋,拿着破旧的塑料鞋、牙膏皮、废旧书报来兑换老冰棍。老冰棍一毛钱一根,虽说基本上是水和白砂糖的混合物,但清凉可口,对孩子们有很大诱惑力。有个别的小伙伴家里既没废旧物,身上也没有一毛钱,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同伴们有滋有味地吮吸冰棍,至今想起会有一种心酸之感。只不过当年没能吃到冰棍的小伙伴有的成了小老板,有的成了包工头,走在了发家致富的前列。

那一年,离小村约三四公里的一个集市上,一户生意人家购来了一台制作冰棍的机器,能做出各式冰棍,生意可好了。记忆最深的是用胭脂果(当地叫鬼眼睛果)做成的通红透亮的冰棍,深受孩子们的青睐。有一次母亲从集市上排队买了两根“红冰棍”装在塑料袋里带回家给我,因担心冰棍融化,脱离同伴加快步伐甚至小跑急匆匆往家赶,回到家发现冰棍不见了,变成了小半袋红色液体。我自在地咕咚咕咚喝下红色的冰水,坐在一旁喘着粗气的母亲望着我甜甜地笑着。这份浓浓的母爱之情,一直温暖着我的人生路。

我上小学三年级时,母亲有了一份临时工的工作,我们全家搬到了父亲工作的小镇。在这里,我吃到了更“高级”的老冰棍。被添加了赤豆、绿豆、糯米、牛奶制成的冰棍,成为冰棍中的“贵族”,不过价格也由一毛变成了两毛。

吃老冰棍的童年是那么快乐。冰棍吃完了,冰棍的棍子是舍不得丢弃的,或是攒起来,或是捡别人丢弃的,总之会收集一大把,然后伙伴们会在一起玩“挑棍”的游戏。有的小伙伴手很巧,会用冰棍的棍子搭成一个笼子,去草丛里捉来蚂蚱,放在里面细细观察。

身旁儿子囫囵吞枣地吃完了他的“最爱”,冷不丁把小嘴凑过来咬了一口我吃的老冰棍:“老爸,让我尝一尝你冰棍的味道。”没想到咬了一口后,儿子直吐舌头,“味道都没有,超难吃!”我本想回应儿子:“我也不喜欢吃现在甜腻腻、奶滋滋的冰淇淋。”但我未语,怕惊扰了童年馨香的记忆,就这样固守着心里那一份脆生生、硬邦邦、凉爽爽,直透心底的率真和洒脱吧!


诗歌欣赏

爱在德宏

罗启迪

   一 行走在芒市

   芒市在变

   快速地变

   宽大的路

   漂亮的房

   行走在熟悉的大街小巷

   不知不觉迷失了方向

   行道树上的菠萝蜜

   香透了一个个夏天

   婀娜多姿的傣家姑娘

   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大金塔之光

   年年岁岁幸福平安

   找个时间

   到黑河老坡

   看马 放牛

   带着恋人

   在勐巴娜西举行婚礼

   请上亲朋好友

   康体天堂享受 享受

   二 陇川 我不想走

   今夜,我不想走

   跟着目瑙纵歌的队伍

   踩着震撼心灵的节奏

   舞动长刀

   来个通宵

   让激情燃烧

   汗水随意流

   景颇的水酒

   还没喝够

   想着的她

   说的悄悄话

   还没出口

   绿叶宴的味道

   意深情久

   别笑我舞得丑

   别怨我跟不上节奏

   花扇煽动了情

   银铃醉了心

   喔然 喔然

   春暖花开

   幸福牵手

   三 醒来的瑞丽

   因江而名

   沿江而居

   有水而秀丽

   东方珠宝城

   如今赶上了大机遇

   开放的黄金口岸

   以100码的速度

   加油给力

   这里的人民

   用100度的热情

   笑迎八方贵宾

   来吧!朋友

   无论你来自哪里

   瑞丽欢迎你

   观光、旅游、投资、安家、走亲戚

   中缅桥上续友情

   天涯地角留倩影

   淘宝河里赌运气

   珠宝街上有惊喜

   瑞丽江上赏美女

   桥头堡建设谋福祉

   醒来的瑞丽

   等着你

   共同创造财富

   共同享受财富

   四 梁河情

   群山点点头

   笑出一条美丽的河

   一个小城三个坝

   那里是我家

   有一个神秘故事传天下

   不信,就到小金搭

   荷花塘里赏荷花

   回龙山上品新茶

   阿昌山寨《遮帕麻遮米麻》

   勐养江畔葫芦情

   玉潭园里话桑麻

   竹林深处说情话

   南甸宣抚傣文化

   梁河人家煮花鱼

   拱猪喝酒能把你留下

   五 凯邦亚湖

   远离城市的喧嚣

   到凯邦亚

   逍遥 逍遥

   一千零一个小岛

   人工湖的骄傲

   雾是天女的衣裳

   神秘而又漂亮

   雨是天女的琴声

   飘落在山谷的交响

   花是天女播下的种

   天姿 天灵 天香

   树是山的精灵

   有情 有声 有大美

   草场是牛羊的天堂

   悠闲 那么肥壮

   没有什么比这里的水好

   只因天女在这里洗澡


Copyright © 2015-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德宏团结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芒市团结大街133号 邮编:678400 广告招商:0692-2123901 网站业务:0692-2100309
滇ICP备15008954号
新编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53-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