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语言版本:缅文 傣文 景颇文 傈僳文 载瓦文

永不褪色的爱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冉清雯
时间:2017-05-13 12:00     浏览量:

  ∗冉清雯∗

  “母亲”一直以来都是我的字典里最闪耀的一个词,因为只有母亲才肯对我们不计回报的付出,也惟有母亲,才给得起我们永不褪色的爱。

  ——题记

  早上起床,已不见母亲的踪影,我知道她准是又出去转悠了,看着餐厅一角堆得像小山的废品,想到母亲对这里还是人生地不熟,还有小区门口偶尔出现的几只狼狗,我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说实话,我对拾荒的老太太从未有过任何偏见,相反却从心底对她们有着一种敬重之情,只是我也从未想过母亲有一天也会加入她们的行列,所以当母亲提着一大堆废品出现的时候,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我说:“妈,你这是干什么呢,我们还不至于缺这几个钱花呢。”母亲反驳道:“你别小看了这几个钱,我问过隔壁的老大姐了,她们家一个月几百元的伙食费都是她捡来的,再说,这是无本生意,我闲着也是闲着,能帮你们分担一点也是好的。”“你们不要觉得丢面子就行了。”末了,母亲又补充道。

  我一时语塞,其实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担心母亲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横冲直撞会弄出什么事情来,这里终究不是她连一棵草都熟悉的乡下老家,后来我和妹妹们也一再劝她,但都无济于事,也就随她去了。

  也还别说,一个月下来,母亲赚来了买菜钱,的确帮我们减轻了不少负担,但是母亲的辛苦,我们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我们家住的是单元楼,在四楼,母亲怕捡来的废品影响了楼下的住户,便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抬上来,卖的时候又大包小包的抬下去,有时候,一天来来回回就要上下楼十多趟,常常累得气喘吁吁。夜深了,母亲还在整理那些废品,我们要帮忙她不让,说我们不懂,要分门别类,叫她歇一会她又说做完了再歇。

  我想起母亲和我一起在乡下的那段日子,由于条件艰苦,一个星期下来,常常吃不上几回新鲜菜,母亲为了改善这种状况,硬是从一楼把泥土背上四楼顶层,整成一个小菜园子,为了让蔬菜瓜果长得壮实,又拎着木桶到路上捡粪堆,后来我们终于吃上了母亲用汗水和心血浇灌出来的新鲜蔬菜。

  母亲就是这样,从我记事起,从未见她好好闲过,她总是手脚不停地忙碌着,像一台不会坏的机器,在繁琐的劳累中,永远用一颗乐观豁达的心来面对着生活的艰难和困苦,又在这些艰苦中无怨无悔对儿女们付出。

  我今年三十多岁了,已度过了人生的一半光景,却一直没有能力让母亲过上好一点的生活,相反还要年迈的母亲来为我分担生活的重担,实在羞愧无比,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可以每天看着母亲的喜怒哀乐,可以每天感受着一个母亲对儿女们永不褪色的爱。


Copyright © 2015-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德宏团结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芒市团结大街133号 邮编:678400 广告招商:0692-2123901 网站业务:0692-2100309
滇ICP备15008954号
新编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53-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