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语言版本:缅文 傣文 景颇文 傈僳文 载瓦文

一株长满记忆的西番莲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弦歌
时间:2017-07-15 12:00     浏览量:

  ∗弦歌∗

  作为农民的后代,身上或多或少总会有一些农夫情结,自觉不自觉地做出一些农夫的举动来。

  陋室小院有小块空地,觉得闲了可惜,便挥锄挖土种下一株西番莲。过了数日,西番莲便伸藤展枝,寻觅攀爬之所,只好又搭一盏架子,好让它有个居所。三四个月后,枝繁叶茂的西番莲便爬满小院,郁郁葱葱。

  不多久,西番莲的枝藤上长出了花蕾,开出花朵来。花瓣像针盘,雌蕊和雄蕊像指针,整朵花看起来像个袖珍可爱的小时钟,因而开花的西番莲又叫“时钟草”。花色通常是白瓣紫心,也有红、粉红、橘红、浅紫各色各样的,花型亦各不相同。花期并不长,花期一过,串串果实便结满枝头。西番莲的果实有鸡蛋般大小,而且它的果汁也像蛋黄一样澄黄诱人,因而也有人叫她鸡蛋果。

  小时候我们不叫它西番莲,西番莲大概是它的学名,掰开成熟的果子,澄黄诱人的籽核宛若石榴。也许是因它原产自南美,属于外来物种,我们都习惯叫它洋石榴。但凡吃过洋石榴的人都知道,它的味道酸甜酸甜的,浓香扑鼻,这香味兼具了石榴、菠萝、香蕉、酸梅、草莓等多种水果的香味,可以说是世界上最香的水果了,所以人们又称它为“百香果”。

  我对西番莲一直情有独钟。餐叙场合点果汁,只要有西番莲果汁,我定不会点其他的。人的味蕾是有记忆的,当西番莲的香味窜进鼻腔,当酸甜酸甜的洋石榴汁触碰到我的味蕾,便将我的记忆拉回到青春年少的时光。我的童年时代是在山村度过的,那时物质极度匮乏,常常食不果腹,好在山野树林田间地头房前屋后到处长满野果,西番莲便是充饥解渴的野果之一,滋养着我羸弱的身体,让我有气力走向更远的地方。

  大学毕业后分配在中学教书,学校分给的住房是极简陋的土坯房,好在有个小院落,便在院落里种上一株西番莲,搭一盏架子让其任意伸枝展藤,四季恣意开花结果。闲暇之时,就在爬满西番莲的荫凉下看书写字,或者,捡拾成熟后自动掉落的西番莲果子馈赠亲朋好友,或邀约三五志趣相投的弟兄来边聊边品尝,不亦乐乎。偶尔自制成果汁与妻女分享,其乐融融。那时,日子过得虽然清苦,但简单而平实,十二分的舒心惬意。

  如今,我在城市的一隅,种上一株西番莲,看着它开花结果。俯身捡拾起熟透后自然坠地的一个个紫红果实的时候,仿佛又捡拾起那些过往的青葱岁月……


Copyright © 2015-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德宏团结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芒市团结大街133号 邮编:678400 广告招商:0692-2123901 网站业务:0692-2100309
滇ICP备15008954号
新编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53-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