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语言版本:缅文 傣文 景颇文 傈僳文 载瓦文

门外荷花开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杨清舜
时间:2017-07-15 12:00     浏览量:

  ∗杨清舜∗

  对于曾在一楼上班的人而言,没有什么比门外不远处就有荷塘那样令人惬意。

  正是七月,上班两个小时后离开我正在写材料的电脑屏幕,伸个懒腰出门走到荷塘边一站,那一池的绿意立即使我疲惫的眼睛得到放松。轻风抚来,雨后荷叶上的水珠随着叶子的摆动而滚来滚去,有的则“啪”的一声掉在了另一片叶子上或水里。东一朵西一朵的荷花开得正妍,粉红的花瓣中,如洗澡喷头似的莲蓬正和黄色的花蕊剥离,引得一只又一只的蜜蜂飞来。已经凋零的荷花花瓣有的漂在水面上,有的散落在荷叶上,构成了另一种独特的美。很多花苞头顶略尖,在风中有点头重脚轻的感觉,晃动得格外的笨拙。几只小鸟叽叽喳喳地飞来,倏尔飞到荷叶上,倏尔钻到片片荷叶中间,使荷塘平增了许多生气。荷叶下的塘中漂着一些浮萍,用绿色的影子覆盖了水面。我不知道此时,水底的鱼儿们以什么心情在来回游动,又以怎样的姿势,搅动一池碧水。

  记得我是在荷花绽放的季节调到曾经的那个单位的,当时是在二楼工作,满塘的荷花开得正浓,好似专门为迎接我似的。几百平方米的荷塘虽然不大,但在办公场地前盛开,这对于我们这些工作人员来说是莫大的恩赐。我仍记得,一位诗人,还曾经写过他的老首长在荷塘边散步的身影。我不是诗人,写不出诗人的意境,我只是在每次走出办公室的时候,会看到满塘翠绿的荷叶,与星星点点的荷花一起,让我的每一天充满了活力。

  当荷塘里的荷花谢后,荷塘里的荷叶,也许是因为远离了鲜花而日渐变黄,逐渐枯萎,最后,仅留几枝干枯的茎杆,乱七八糟地立在水面上。有人说,岁月如飞刀,它刀刀催人老。面对荷塘,我也看到岁月这把刀,摧毁着世间很多美丽的风景。直至看到摄影家们以一叶展示荷塘的冬景,以荷之残茎绘就荷的坚强后,我才明白看上去失去鲜亮外衣的荷塘,其实也同样在用自己的不屈,续写着生命的坚强与毅力。

  当然,我不会学有些文人那样,为月缺花残这些正常的自然现象而悲喜。因为我知道,当又一年的阳光迎来春天的时候,荷花塘里就会长出荷叶,以嫩绿的身子,向我们宣告一个荷塘的新生。所以,面对这个荷塘,我可以有很多惊喜,但不能因季节而对荷塘失望,让自己的心受伤。

  实际上,早在我到曾经的那个单位之前,我所在的单位离此也没有几步路,一年的四季里,我也曾一次次从这个荷塘边走过,也一次次看到这里的荷叶在春天里长出,在夏天长高,看到荷花在七月开放,并在秋冬枯萎,但是,我却从没有细心地去想过这个荷塘,以及美丽的荷叶和荷花。无论我们注意还是没注意它们,塘子里的荷花照样开放,照样吸引着蜜蜂、蝴蝶和过客。原来,一个人与一花一草都会生情的,你可以永远不认识它们,但认识生情后,你会更加关注它们,难以忘记它们,会时不时想起它们。不知道这荷塘里的花,以及自然界的花草树木是否知道,有很多的人,会在看不见的角落,想着它们进入梦乡,或在路上,在天涯海角,深深地把它们惦记!

  从二楼办公室换岗到一楼的时候也是七月,办公室正对荷塘,使我与荷花的亲近也变得更为简单。所以,每当有人来找我的时候,我会在电话里告诉他们,我的办公室就在荷花塘边,这样,如果他们到了仍看不见我的时候,他们可以静静地感受着荷塘的美丽,等我去迎接他们。

  荷花又开了,可是连绵的雨季,总是让荷花的身上,难于有几点阳光来装点,让我们拍下光影中最美的荷花。但是,我已经把带长镜头的相机带到办公室,好让我在下班没事的时候,一看到荷花上的阳光,就按下采集美景的快门。但是,即使没有阳光陪衬,我也会记录下荷花又一年的身影。

  办公室的大楼上有很多单位,从我在这里工作后,每年都会看到一些人退休,退出了工作多年的舞台。每次看到他们远离的身影,我就想到他们也如荷花般漂亮过,如荷叶般青翠过。即使他们有一天如在冬天里那些挺立在水中的荷杆那样站在夕阳中,他们一生的努力和坚守,也同样是一道永驻的风景。我在荷花塘边看到荷花,也看到荷花塘边不同但美丽的人生。


Copyright © 2015-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德宏团结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芒市团结大街133号 邮编:678400 广告招商:0692-2123901 网站业务:0692-2100309
滇ICP备15008954号
新编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53-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