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语言版本:缅文 傣文 景颇文 傈僳文 载瓦文

最后的荷花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杨清舜
时间:2017-07-22 12:00     浏览量:

  ∗杨清舜∗

  一阵五彩缤纷的绽放季节后,随着荷花的凋尽,门外的荷塘逐渐变得冷清,围在塘前摄影的人少了,想采荷花的孩子少了。爱美的人们,总是不断地奔向新的美丽,把鲜花谢幕后的一池凄凉丢在了身后。

  在经历了荷花盛开的最美季节后,我是看着一池荷花渐渐减少的。到了一个月前,池子里的花更少了,一两天才开出一朵,但那时候,却可以看到留在荷塘里那不多的花苞。可这十多天来,我从荷塘里,已经看不到荷花,更看不到花苞了。我想,这个池塘一年中最好的光景,已无声地过去了。

  然而,这天早晨路过荷塘边的时候,我却不经意地看到,荷塘的中央,却突然蹿出了一大朵荷花,与一片叶边已枯但叶子中间为深绿色的荷叶站在一起。十五个花瓣,将花蕊围在正中间,绽放着一种鹤立鸡群的高傲和惊艳。早晨的一束阳光正好照射在花朵上,花瓣似要透明似的,更加风姿绰约。我知道,此时,如果我带着相机以花朵为焦点用大光圈拍下这朵荷花,到时候花朵是红而亮得,背景是暗的,别提有多漂亮了。可是,世间的很多美景,并不会轻易地让人拍下,即使我现在去找来相机,那束阳光,也不会再留在那朵花上了。这美景,就这样成为我心中的遗憾,但它又会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永远的在我脑海中闪动。在这朵荷花的四周,有的荷叶已变得焦黄和卷曲,有的叶子已经缺了半边;有的叶子已经全部干枯,有的叶子已经被风吹烂;有的整片叶子已全部消失,仅有茎秆立在水中向天空张望。而那些莲蓬,也已经干枯,没有人采摘的莲子,将最终归于荷塘,回归自己的家。荷塘里的水面上长满了浮萍,嫩绿的身影与日渐苍老的荷叶形成鲜明的对比,几条鱼儿不时拱开浮萍,伸出半个头来,然后忽然一个转身,钻进水里,只留下浮萍和着水花一起晃动。

  最后的荷花开放给人的美丽极为独特,也特别让蜜蜂青睐。往日荷塘里百花盛开的时候,蜜蜂们飞到荷塘里的时候,都各自找自己喜欢的花朵去了,因而,并不是每朵花上都有蜜蜂,而最后这朵荷花开放的时候,引来成群的蜜蜂不说,连一只彩色的蝴蝶也赶来凑热闹,它美丽的身影在花前绕来绕去,感觉它既想落到花蕊上,但似乎又害怕那些小蜜蜂们。原来自然界里有弱肉强食之道,一朵花前,也存在着采花权利的竞争。

  最后的荷花,没有像其他所有花那样只争朝夕的开放,没有在最吸引人的季节里绽放生命的亮彩。然而,透过它开放的荷塘大幕,透过那一池的凄凉,我却感觉到了一种坚强和一种平静。它正如一个人,与世无争的生活,用一颗平常心面对人生,不随波逐流,也不狂妄自大,用出淤泥而不染的身影走自己的路,找到真正的自己。

  最后开放的那朵荷花,它也会在暗夜里悄悄地谢幕,也会最终回归荷塘的水面下甚至是淤泥里,但它已经在这个秋天里,成为我最难以忘记的意象。回想以前开放的那么多荷花,我竟然没有对哪一朵花留下个这么深刻的记忆,我不禁深思来:是平时我没有仔细的观察那些花,还是这朵花正好开在了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也许,对这我并不需要答案,不过,这朵花让我反思的观察问题,倒是值得我去总结。


Copyright © 2015-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德宏团结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芒市团结大街133号 邮编:678400 广告招商:0692-2123901 网站业务:0692-2100309
滇ICP备15008954号
新编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53-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