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语言版本:缅文 傣文 景颇文 傈僳文 载瓦文

物在,妈就在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张建军
时间:2018-05-12 12:00     浏览量:

  *张建军*

  2002年,我举家来到西南边陲——云南省瑞丽市工作,一晃就是十五年,我也进入老年群体了。由于时间关系,我也适应了这里的环境,打下了人员关系基础,说实话,也真的有点“忘恩负义,背祖忘典”之心了。通过家庭全体人员充分协商,决定把老家的房子卖掉。

  于是,我就给老家亲朋好友放出卖房子的风声。很快,每天都有电话给我联系,有的汇来订金,有的直接把全部款项打入账户……我也就乘机回到阔别十多年的家乡。

  砸开门,一股霉味扑鼻,屋内成了蜘蛛和老鼠的领地,蜘蛛网布满所有房间,老鼠成群结队到处乱窜,但我没有丝毫的畏惧感。我和买房子人电话中有过口头协议,就是卖房子连带家具。但是,有一台织布机和纺线车我不能给对方,这台织布机和纺线车是我外婆外公送给我妈出嫁的陪送物,就是农村人说的“嫁妆”,更是我幼儿时期的摇篮曲。

  刚记事起,我就是在母亲“哐咚,哐咚”的织布声中入睡的。母亲白天在生产队干农活,晚上就坐在纺线车和织布机上纺线、织布,家中所有人穿的戴的、铺的盖的全靠母亲双手辛辛苦苦织出来的布。母亲是辛苦勤劳的一生,临终前曾多次留下遗言要保存好她的纺线车和织布机,出于对母亲的留恋和怀念,我不能把纺线车和织布机给买房子的人。无论买房子人怎样请求,我就是不答应;买房子人提出再加点钱留给他,我也没有同意,只因母亲“要保管好她的纺线车和织布机”的话语萦绕于耳。

  纺线车和织布机没有留给对方,怎么办呢?总不能发到瑞丽来吧。就是强行发来的话孩子们不砸掉也会说我是疯子的。我在办理房产过户手续的过程中,得知县里建了一个历史纪念馆,我便把纺线车和织布机送往纪念馆,料想不到的是素不相识的馆领导看见此物万分高兴,想出钱买下,我说:“我不是卖的,是把母亲的遗物找个存放的地方,了却母亲心愿,我就心满意足了。”馆领导们见我执意不要钱,就在县城的酒店设宴款待我。

  席间,县里的宣传部长和馆长对我说:“你赠送的物品不仅仅填补了空缺,且具有三个难得:木质珍贵,难得;工匠技术无与伦比,难得;经检验为清朝年间,历史悠久,难得。可以说在咱们县是独一无二的,如果在市场上卖的话价格不菲。”

  此时,此番话,我终于明白了母亲遗言的意思。我不仅把母亲的遗物找到安全的地方,还把她老人家的话存入县历史纪念馆,了却母亲的心愿,也尽到我的责任。

  现在,我也退休多年了。每年清明节或母亲的祭日,我都尽最大能力回老家,去纪念馆,抚摸抚摸母亲的纺线车和织布机,抚摸织布机上的经纬线,似乎是在给母亲梳理雪白的头发,更能理解出经纬线的深刻含义是做人一定要横平竖直,泾渭分明,不能是非不分,良莠不辨。手握织机上的梭子似乎又摸到了母亲温暖的手,感受到母亲还在,母亲的体温还在。

  物在,妈妈就永远在!


Copyright © 2015-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德宏团结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芒市团结大街133号 邮编:678400 广告招商:0692-2123901 网站业务:0692-2100309
滇ICP备15008954号
新编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53-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