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语言版本:缅文 傣文 景颇文 傈僳文 载瓦文

童年,我们这样度过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陈朝国
时间:2018-06-02 12:00     浏览量:

快乐伙伴。 (杨清舜 摄)

  *陈朝国*

  童年是美好的,童年是快乐的。如今虽已人至中年,想起那个困苦的年月,我们的童年依然不缺快乐,有许多值得回味的东西。

  滑板车

  滑板车是我们童年时代的烙印。那时的孩子没有什么好玩具,不过我们也不寂寞,靠着自己的双手做了许多的玩具,滑板车就是我们自制的玩具车。制作滑板车非常简单,只需一块木板,两根车轴,四个车轱辘即可。木板无需选择,只要合适即可,车轴一定要硬木头才行,车轱辘也要木质坚硬的木头才行,否则玩不了几天就磨坏了。玩滑板车需要有一段陡坡才行,我们把滑板车抬到坡头,从坡头滑下来,非常过瘾。

  滚铁环

  滚铁环是我们那时流行的一个玩具,铁环的制作也很简单,不过那时要找到一根做铁环的钢筋是很难的,实在没有就用八号铁丝来做。孩子们在上学的路上滚着铁环去上学,那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到了学校,铁环就挂在我们书桌边。下课了,就到操场上滚铁环,你追我赶,铁环发出“刷刷刷”的声音,是那么悦耳动听!滚铁环是需要一定技巧的,不是谁都会滚。刚开始铁环是滚不起来的,只有进行一段时间的练习才会滚。滚铁环是男孩子的游戏,女孩子只能站在一旁观看,看谁的铁环滚得最好,她们就拍手呐喊,给我们加油打气。虽然我们跑的气喘吁吁,却不亦乐乎!

  打陀螺

  儿时的小伙伴,几乎所有的男孩子都有一个陀螺。

  小时候,村子旁边有一块晒场,成了我们小孩子的乐园,在这里打陀螺就是我们的理想之所。陀螺都是自己用坚硬的木头削的,我的陀螺是我爸爸削的,是他从山里砍来坚硬的黑心树削成的。削陀螺得慢慢削,我爸爸削的陀螺样子好看,打起来转得很快。如今,陀螺也在我们这里发展成了一项强身健体的体育运动,受到了大人小孩子的喜爱。

  打弹珠

  童年时代,我们常常把弹珠拿到学校去玩,课间休息,我们三五个小孩子就到操场边打弹珠。打弹珠也需要一定技巧,有些人的技巧娴熟,隔着一米远都能打中,手法相当精准,赢得的弹珠也很多。说实话,我打弹珠的技巧不行,手法不准,每每都打偏了。虽然打输的时候多,但这并不影响我玩弹珠的心情。

  打纸板

  打纸板游戏一度让我着迷,只要有空闲,不管是上学路上还是课间休息,就会玩打纸板游戏。这个游戏的规则是将对方的纸板打翻过来就算赢,不过要想打翻对手的纸板也不容易。记得有一次,我们玩打纸板游戏玩得过了头,以至连上课铃响都没有听到,被老师叫到黑板前站了一节课,很是丢人,后来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没再玩过打纸板游戏。

  玩泥巴

  在儿时的老家,有一种泥巴是白色的,大人们用来烧砖烧瓦。我们则用来捏小人,捏小鸟、小乌龟、小羊羔、小马等等。捏好晒干后放进瓦窑里烧,出窖后就成了一件件陶制品,拿回家里把玩。如果在小鸟的肚子上钻两个小孔,烧制出窑还能吹响,名曰吹机,是我们小时候特喜欢的一种玩具。吹机有两个孔,吹时能发出嗡嗡之声。这种玩具现在早也绝迹了,许多年轻的家长也没有见过,更不要说是孩子了。

  时光飞逝,一晃我们都不年轻了,回想起孩童时代,虽然生活很艰苦,不过我们用自己的双手获得了更多的快乐,也留下了难忘的回忆。


Copyright © 2015-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德宏团结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芒市团结大街133号 邮编:678400 广告招商:0692-2123901 网站业务:0692-2100309
滇ICP备15008954号
新编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53-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