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语言版本:缅文 傣文 景颇文 傈僳文 载瓦文

五光十色的边城 摇曳生姿的远方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顾婷婷
时间:2018-06-23 12:00     浏览量:

   *顾婷婷*

  踏上德宏的土地,是在11月末的一个午后,全国大部分地区都被冬的气息包裹,人只想躲在一团温暖里不出来。一到德宏,像是冷不丁被丢回夏天,阳光、水汽、花香、歌声、凤尾竹齐刷刷围拢来,整个人舒展开了,像初春破土而出的嫩苗,充满渴望地迎接雨露阳光。这个《史记》中的“滇越乘象国”,就这样五光十色地跟我打了个照面。

  一

  与它的第二个照面是满桌活色生香的食物。炎热的天气抑制了人们对油脂的渴望,他们就地取材,用最丰富的材料和最复杂的工艺制成调料,搭配最原生态的食材,撒苤就是典型。烤肉和凉米线旁配着两大碗调料,一碗酸辣,最合女生心意,夹一筷米线往调料碗里蘸,酸爽辛香瞬间充盈唇齿,旅途的疲惫一扫而空,全身器官顿时抖擞,口感丰盈又不油腻的酸撒与我初次见面就一拍即合;另一碗微苦,叫苦撒,独特的口感来自于动物的胃液和胆汁,清热解毒最好不过,它就像人群中最慢热的那一类,初识不容易被接受,若是用心交往,时间会让它成为最坚毅的伙伴,历久弥新,不可或缺。接下来几天,这两碗撒苤成了每顿饭的标配,一酸一苦霸占了餐桌最显眼的位置,倒是食材不断变换,烤猪皮、煮牛肉、锤干巴、莲花白……千百年摸索固定下来的搭配,藏着他们的生活智慧。除了撒苤,酸扒菜、鬼鸡、舂菜、烤肉、竹筒饭……每一样都精巧别致,小小的餐桌将丰富的物产展现得淋漓尽致,汇集舂、拌、烤、煮、炸的烹饪方法,昭示着他们对生活的态度,就连餐具也自成一派,芭蕉叶当碗、竹筒做杯,用最畅快的方式品尝大自然的馈赠。

  胃接受了,心开始靠近。暮色深沉,灯光照射下,勐焕大金塔通体金黄,一个一个美好平和的愿望在这里许下。立在城市的制高点,大金塔默默祝福着这里的每一个人。

  二

  住在中缅边境的缅甸小学生得早早睡觉,第二天一早,他们要穿过国境线,到对面的瑞丽银井村上学。随着中国发展越来越好,本与银井村同宗宗族的缅甸芒秀村都把孩子送到中国上学,这批学生成了中国年纪最小的留学生。两国学生穿同样的服装、学同样的知识,用共同的童年时光孕育着连绵不断的民族共通情感。他们不一定知道,两千多年前,驮着瓷器、丝绸、茶叶的马帮走过相同的路,开辟了南方丝绸之路,贸易互通最早连接了双方情感;抗战时期,大量抗战物资通过滇缅公路源源不断送到中国,十万远征军跨过畹町桥出境作战,3000多名南侨机工在这条路上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对和平的向往再次深化了双方友谊。如今,战火熄灭,商道依旧,“一寨两国”“一桥两国”“一院两国”的奇观诠释着山高水长的胞波友谊。

  清晨,这群骑着自行车的缅甸少年与边检的叔叔阿姨打着招呼,互相追逐来到中国学校;国门书社响起朗朗书声,主动学习中文的缅甸青年人正在学习中国新政策,他们也想搭乘中国这辆快速发展的列车分享改革开放红利;瑞丽口岸,木姐小贩将一筐筐生活物资从中国姐告背到缅甸,繁忙的边境贸易拉开序幕。

  我们顺利通过边检,成为缅甸导游口中的“外国客人”。5年前有过在仰光任教的经历,再次来到这个国度,竟有回家般的亲切感,只是木姐的发展比起5年前的仰光仍然差距不小,这个被称为“缅甸的深圳”的边境开放城市,近些年有样学样地发展起旅游业,旅游公司将中国旅行社的一整套经验照搬过去,带动了一批就业。让我窃喜的是,如今人民币兑缅币的汇率比起5年前几乎提高了一倍,同样的商品现在买只要以前一半价格,如用人民币支付,缅甸小贩更是乐不可支。

  三

  而在陇川县户撒乡,夹在两山之间的坝子还笼罩在浓浓的晨雾里,田园、村庄、河流在雾中下沉,佛塔、寺庙露出一个顶,森林若隐若现。这副构图完整的水墨画被清晨第一缕阳光刺破,太阳升起,雾气蒸发,整齐的红墙灰瓦慢慢显现,与蓝天白云、绿水青山完美结合,又一副浓墨重彩的田园牧歌式油画展现在人们面前,这是世世代代的阿昌族人与自然达成的默契。当然,中间也有曲折,这种就地取材、用红土砌成的红墙灰瓦建筑一度受到外来审美的冲击,白瓷砖、蓝铁皮屋顶试图侵蚀它,兜兜转转,是乡愁将村民唤醒,意识到乡村建筑本身也是田园风光的一部分,是祖祖辈辈摸索出来的完美搭配。如今,改造后的民居保留了红墙灰瓦,也更适宜现代人的生活。

  这种在传统文化保护中谋求乡村新发展的探索也发生在距盈江县城一百多公里的下勐劈。村里的妇女主任带着一行游客挑选房间,村民们打理好自家民宿,等待客人到来。几年前,利用地震后的政府补助资金,傈僳族人将闲置的牲畜圈舍改造成富有民族特色的民宿客房,村集体统一管理,整个村庄就像一个大的民宿,每个民宿就是客房的不同主人,农民经过培训后俨然成了专业的酒店管理员。没有名山大川,仅仅为了感受天人合一的田园生活和渐渐失传的高谊古风,源源不断的客人拎着箱子来造访白云深处的傈僳人家。面对现代经营模式,淳朴的傈僳族人没有局促,而是敞开胸怀热情拥抱;面对世代经营的土地,他们没有抛弃,安顿好客人后,卷起裤腿继续耕种劳作。

  四

  临近中午,一天中阳光最充足的时候,德昂族的酸茶饼贪婪地吸收光照,很快,他们就要成为成品,在这个坚信茶叶是人类祖先的古老民族,能够拥有作为茶叶的一生,它们无限荣光。而在成为茶饼之前,它们还经历了漫长的演变。每当采茶调响起,新鲜的茶叶就从树枝来到德昂姑娘的手心,新鲜的茶叶撒在木桶里,放在火上蒸20分钟,然后在簸箕上冷却,再挑选挺拔修长的竹子,把茶叶填到竹筒里,用芭蕉叶封口,埋入阴凉的土坑,接着便是漫长的发酵期。30到50天后,酸茶带着雨水和泥土的清香被开封,用传统的脚碓舂烂,揉成小团,压成茶饼,就只待在阳光下曝晒了。

  茶香萦绕在德昂人家屋前屋后,茶叶贯穿了德昂族人社会交往的方方面面。亲朋好友来访,用临时采摘的茶叶烘烤冲泡出的第一道茶是“敬客茶”;客人告辞,盛酒的竹筒烤黄后,一人一口轮流喝完的竹筒茶是“送客茶”;小伙子看上哪家姑娘,提亲人装在筒帕里、恭恭敬敬摆在女方家供盘上的是“提亲茶”;此外,还有求助茶、道歉茶、贡品茶……德昂人的悲欢离合都寄托在茶叶上,人情冷暖也融进金黄透亮的茶汤中。

  五

  日落前的2小时是观鸟的最佳时机,在靠近盈江湿地的密林中,因为常年气候炎热、雨量充沛,600多种鸟类聚集使这里成为观鸟天堂。海拔一千多米、与缅甸隔山相望的景颇族村寨石梯村里,村民摇身一变成为观鸟向导,并修建了专门的鸟类观测点。

  太阳下山,观鸟者不必担心住宿问题,村里新盖的传统吊脚楼成为民宿,芭蕉叶包裹的舂菜、凉拌鸡丝,热腾腾的景颇稀饭,犒劳奔波了一天的观鸟者。专业的观鸟条件吸引了很多鸟类研究者,从而促进了鸟类的保护。观鸟经济为祖祖辈辈靠山吃山的景颇族人开辟了一条兼顾经济利益和环境保护的谋生之道,这个曾经披荆斩棘的民族温和地走进现代生活。

  六

  石梯村吊脚楼外,主客一同欢乐起舞时,代表夜幕降临了。下勐劈的傈僳族民宿里,村民也在自家院中燃起篝火,欢快地为客人表演传统的三弦舞。缅甸小学生涌出学校,又你追我赶地回国,平常得像任何一个中国小学里的学生。德昂族村寨的新一批茶叶进入地窖,等待温度和土壤的神奇转化。芒市的上班族们已经在餐桌边坐了几个小时,酒过三巡,转战烧烤摊,透过烤架上飘起的烟,烧烤店老板不止一次看到飘荡在这个城市上空喧腾的人间烟火。

  而我不愿睡去,傣族欢快的音乐不知从何处传来,第一天从机场到市区的大巴上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交通转盘中的佛塔、孔雀造型的路灯、金黄屋顶的傣族建筑从车窗外匆匆掠过,参天的凤尾竹、硕大的芭蕉叶、成片的棕榈树化成斑驳的光影透过玻璃打到身上,舟车劳顿让我昏昏欲睡,电影般悉数登场的明媚光景又叫我不忍闭眼,民族和异域风情的交织让这个城市变得摇曳生姿,瓜果和咖啡混合的浓香不时飘来,最悠远绵长的生命体验也不过如此了。

  (作者为昆明日报社记者)


Copyright © 2015-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德宏团结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芒市团结大街133号 邮编:678400 广告招商:0692-2123901 网站业务:0692-2100309
滇ICP备15008954号
新编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53-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