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语言版本:缅文 傣文 景颇文 傈僳文 载瓦文

写给女儿的一封信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李文
时间:2018-07-07 12:00     浏览量:

  *李文*

  女儿:

  光阴似箭。明天就是你二十岁生日了。昨天牙牙学语的你,一转眼就成了大姑娘了。做为父亲,我是欣慰的,也是自豪的。但从一个父亲的角度出发,我却亏欠你太多,在你成长路上,我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没有给你太多的父爱,甚至就连最起码的抱你、背你都没有。我也尝试着去抱你、亲近你,你爷爷奶奶生怕我不小心伤到你,总是把我拒之千里之外。

  女儿,我知道父亲的形象在你幼小的心灵里只是虚无的存在,而父爱更是一片空白。你我之间渐渐地多了一层隔阂,爸不怪你。

  女儿,真的对不起。 你从幼儿园一直初中,我却没有接送过你一次,甚至连家长会都没有参加过一次。有些时候,我真的感觉不配做一个父亲。为此,我也伤感过自责过。我也想和很多父亲一样,接你上学放学;用宽厚的肩膀承载你欢乐的童年。可惜我来没有,怕我丑陋的样子会让同学取笑你,怕一个残疾父亲会给你留下一些负面影响。

  很多同学问你:“怎么总是没有看见你爸爸来接你?”你总是笑笑说:“他是农民工,很忙。”

  很多老师也曾问过你:“怎么没有看见你父亲来?”你还是笑笑说:“他在很远的地方打工呢。”此时此刻,我不知道你心里是啥滋味……也许你多想有一个好父亲出现在你面前,接过你手里笨重的书包,牵着你的手风雨无阻。可是,我从来没有给过你这样一次机会。觉得很对不起你,一直心怀愧疚。

  女儿,爸爸是爱你的。

  一次,你高烧不止,胡言乱语地喊着:“我想爸爸了,我想爸爸了……”

  爷爷奶奶打电话告诉了我,顷刻间,我的心碎了。当时正是午夜,那时候一到晚上章凤到城子就不跑车了,我摸着黑夜,迎着刺骨的寒风,骑着自行车赶了回去,二十多公里的路程要经过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坟地、无人区还有树林,但对你的爱让我有胆量独自穿越黑夜,忘记害怕。

  在医院的病房,我不忍心去打扰你的熟睡,只是静静地守候你身旁,看着你通红的脸庞,泪水还是止不住涌了出来……

  每个孩子都有叛逆期,没想到你经常逃课,竟然学会了吸烟,害得我们晚上满大街的找。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一巴掌就扇到你脸上,一股鲜红的血液顿时从鼻腔里流出来。

  你却没有哭,一滴眼泪也没有。

  而我却慌了神,冥冥中只觉得这一巴掌不是打在你脸上,而是打在我这颗愧疚的心上。

  女儿,对不起了!这是我第一次打你,爸爸错了,不该打你,也不配打你。

  女儿,每当你朋友来访,总是略带一点歧视味道地问你:“那是谁?”你却毫不犹豫地回答说:“他是我父亲!”每每听到这似乎很寻常的话语,我心里总是暖暖的,多少次令我动容和自豪。

  女儿,我知道你内向不善言表,很多时候未曾听见你喊我一声“爸爸”。爸不怪你,在这畸形的父爱面前,我确实欠你太多太多了。

  女儿,我尝试着给你一些曾经欠下的父爱,可惜现在你已经长大了,一个人在外求学。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面,我只能把我的牵挂、我的爱用微信的形式向你转达。

  女儿,不管世界如何改变,不问现在还是未来。我都会默默地陪伴你,直到我生命最后一刻……

  父亲:李文


Copyright © 2015-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德宏团结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芒市团结大街133号 邮编:678400 广告招商:0692-2123901 网站业务:0692-2100309
滇ICP备15008954号
新编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53-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