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语言版本:缅文 傣文 景颇文 傈僳文 载瓦文

香喷喷的甑子饭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陈朝国
时间:2018-07-28 12:00     浏览量:

  *陈朝国*

  说起木甑子,除了那些上了年纪的人还记得外,年轻人大概很少有人用过了。我们现在的年轻人,早就不用甑子蒸饭了,就连我们这一代人,用惯了电饭煲,甑子饭反倒不会蒸了,若想吃甑子蒸饭,还只得回乡下老家去。乡下人家虽也用电饭煲,但一些上了年纪的人还是习惯用甑子蒸饭,像我母亲就爱吃甑子饭,她蒸的甑子饭总是那么香甜可口。一想到母亲蒸的甑子饭,我就馋得直流口水。每次回家,我们就点名要吃甑子饭。母亲虽然上了年纪,却也乐意为我们蒸饭吃。在母亲眼里,我们变成了永远长不大的大孩子。每次回家,母亲总是忙前忙后地为我们做好吃的,看到母亲那份高兴劲儿,我们也乐意享受母亲给予的那份温暖的母爱。

  自我记事起,我们家就一直用木甑子蒸饭吃。在农村,木甑子可能是人们使用时间最长的炊具了。在老家有一种叫甑子木的树,是专门用来制作家具的。这种树质地松软,且不易变形,是制作饭桌、箱子、橱柜、椅子、衣柜、书桌等家具的上等木材,当然,也是制作甑子的最佳材料。用甑子木制做出来的甑子十分轻巧且漂亮。我们家的甑子是用一整筒甑子木挖空后做成的。甑子使用了几十年,颜色变成了暗黑色,透着几分岁月的沧桑。当然,对于我们来说,木甑子蒸出的香喷喷的米饭才是我们的最爱,甑子饭那一股淡淡的清香总是很诱人,吃起来松软爽口,那是我们儿时最美的记忆。小时候家里姊妹多,每顿要吃一甑子饭,虽然没有什么好菜下饭,但我们依然吃得很香。就靠着这个木甑子,让我们一家在那个最困难的年月里也能吃到香喷喷的米饭。

  蒸甑子饭是一项技术活,搞不好会蒸成夹生饭,或者蒸成稀饭。用甑子蒸饭,火候是要掌握好的,控饭也要掌握适度,米控得不好,太硬了蒸出来的饭会有些硬,要是太软了,蒸出来的饭又会太烂。只有老一辈人们蒸惯了甑子饭,蒸出的甑子饭才最好吃,不软不硬,口感最好。我母亲蒸了一辈子饭,算是寨子里的行家里手了,每每村里有什么大小事物,人家都会来请母亲去帮忙,母亲也非常乐意帮忙。对于母亲的这项蒸饭技术,我们一点皮毛也没有学会。至今,我都不会蒸甑子饭。

  小时候放学归来,老远就能看到家里房顶上冒出的炊烟,这时候,我们就知道那是母亲在给我们准备晚饭了。加快脚步往家赶,还没进家,就能闻到甑子饭的清香了,一时间,我们的肚子也“咕咕”地叫起来。那时就觉得,甑子饭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香的美食了。见我们回来,母亲总会问我们一句,饿了吧,饭马上就好了。我们虽然肚子“咕咕”叫着,可也不好意思说,也只好对母亲说:“还不饿呢。”放下书包,我们也赶紧和母亲一起忙碌。

  最不能忘记小时候那些吃冷饭的日子,那时的我们不知怎么,肚子饿得特快,好在母亲每次都会留一些冷饭在甑子里,饿了,揭开甑盖,添一碗冷饭,再掏点母亲腌的酸腌菜,是那么香,那种味道,只有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才会有。那些吃冷饭的童年,至今依然记忆犹新,每每回想起来,依旧很温馨。

  随着电饭煲的出现,被人们使用了几千年的木甑子渐渐被淘汰了,就算是农村人家,也很少再用甑子蒸饭了。用甑子做饭,自然要费一番工夫,现在的年轻人,是最舍不得花时间了,即便是我们也没有学到这一技术,每每提及蒸饭,母亲都会嗔怪我们不爱学习,她说会蒸甑子饭也是一项生活的技巧。可惜我们终究没有学会怎样蒸甑子饭,到底还是伤了母亲的心。

  香喷喷的甑子饭哟!那是童年最香的记忆!


Copyright © 2015-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德宏团结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芒市团结大街133号 邮编:678400 广告招商:0692-2123901 网站业务:0692-2100309
滇ICP备15008954号
新编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53-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