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语言版本:缅文 傣文 景颇文 傈僳文 载瓦文

故道荷花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张春华
时间:2018-09-08 12:00     浏览量:

  *张春华*

  进入盛夏,一阵接一阵不期而遇的雨,滋润着傣乡万物,山水林田湖草显得一派葱茏;雨后穿云而出的烈日,暴晒着整个大地,好似在催促着万物的成长和结实。

  每到这时,我便开始惦记着瑞丽江故道上那还遗留着的一些荷塘。夏季正是荷花盛开时。原本这些荷塘犹如珍珠般星星点点镶嵌在瑞丽坝子上,与江水、凤尾竹、榕树和傣家竹楼一道构成了傣乡那迷人的风景线,但随着岁月的流逝和城市的扩张,荷塘越来越少,傣乡景致渐行渐远。

  瑞丽江改道后,原来的老江道随着岁月变迁慢慢形成了一连串的湖泊湿地。在这些湖泊湿地中长满了荷花和各类水草,湖底肥沃的江沙淤泥成为滋养荷花的天然养分,清澈的湖水成为鱼虾的天堂。沃野千顷的瑞丽坝子阡陌纵横、湖泊湿地星云密布,盛产稻田、鱼虾,养育着世代生活在这里的傣家人,“鱼米之乡”实至名归。每至傍晚,劳作了一天的傣家人会在湖里洗去一身泥土与疲惫,顺带抓上一些鲜活鱼虾,然后披着一身夕阳霞光回到家中,袅袅炊烟便开始从傣家竹楼中慢慢升起,这是一幅饱含着浓浓乡愁的昨日乡村画卷。

  在一个夏日的雨后,趁着难得的短暂雨歇,我来到城边,沿着瑞丽江故道一带慢慢前走,浏览着夏日草木的葱茏,领略着盛夏雨季里的傣乡景色。雨后的大地变得一片潮湿,三三两两的白鹭或是怡然信步、或是展翅飞翔,合着一阵阵兴奋的蛙虫鸣叫声,使自己在穿过钢筋混凝土和柏油马路的围困之后终于感受到了丝丝乡村气息,心境随着这一切刹那间变得豁然。信步而行,未几,突见路旁几个低洼处闪现出朵朵花红,在万绿丛中显得那么的显眼。荷塘!瑞丽江故道的荷塘!穿过一段萋萋的芳草地,我来到水塘边,静静地观赏着夏日荷花开放的盛景,领略着这越来越少的故道荷塘所展示的风姿。这是还遗留在城边的两个紧挨在一起的荷塘,荷塘虽不大,但塘里的荷花在几场雨后开得正艳,宽大的荷叶中还有晶莹的水珠在随风滚动。我不知道这些仅有的荷塘还会盛开几季?因为在荷塘周围的地块早已被列入开发规划,是明年抑或是后年,它将不复存在,只会留在人们的记忆中,出现在老一代瑞丽人茶余饭后的闲聊里。故道荷塘越来越少,荷花的清香渐飘渐远。

  因为喜欢荷花,几年前,孩子的爷爷和奶奶还曾在寨子家里的院场中建了一个小藕塘,专门种上本地老品种荷花,让几个孙辈在夏季就可以在自家的院场里看看荷花盛开的景象,还可以摘下几个已成熟的莲蓬解解馋。

  我爱荷,我喜莲,源于读书时学过周敦颐的《爱莲说》。一篇短文传世数百年,“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品质是它得以世代传颂的真谛。人立于世,修身齐家,何尝不是如此?一个人如果始终不渝地追求着荷的品质,致力于用莲的不染不妖、不蔓不枝来衡量鞭策约束自己,那他就是一个超然脱俗的有品位的人。我努力这样做着,但依然可能存在着丝丝缕缕的“俗”,好在我是个有心人。

  故道荷花年复一年盛开着,其品依旧,始终不变其“中通外直,不蔓不枝”的风格,始终让人喜、让人爱、让人怜、让人敬。其心不改,方得始终。荷亦如此,何况人乎?

  人生当如荷。


Copyright © 2015-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德宏团结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芒市团结大街133号 邮编:678400 广告招商:0692-2123901 网站业务:0692-2100309
滇ICP备15008954号
新编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53-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