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语言版本:缅文 傣文 景颇文 傈僳文 载瓦文

边塞之地,户撒!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李红卫
时间:2018-11-03 12:00     浏览量:

陇川户撒阿昌族织布。 (张志平 摄)

  *李红卫*

  户撒,一个临水而生的坝子,群山环绕,冬漫瑞雾,夏开炎阳。户撒河自北向南穿过坝心,弯弯的河水和天空一样清澈碧蓝。

  户撒是阿昌人的故乡。很多人没有听说过户撒,但知道作家王小波。王小波的知青岁月在云南陇川度过,户撒便是陇川一个被誉为“刀王的故乡”的地方。

  户撒寻访,时逢三月,给我们做向导的是户撒村党支部书记。一路行来,村支书侃侃而谈,他说:“户撒是一个落满百年历史尘埃之地。当年,七百元军与五千蒲甘王朝军在江头城生死鏖战,无数阿昌族青年踊跃入伍,血洒疆场,立战功,保家园。打退了蒲甘王朝,又来了东吁王朝。嘉靖时期,户撒的阿昌人民联合明军击退了东吁王朝的入侵。战争依然不止,清乾隆三十一年至三十五年间,户撒人又携手清兵持刀击退木梳王朝犯境之敌。犯境之敌退了,封建领主又迫使热爱和平的阿昌人多次揭竿而反。民歌唱道:‘阿昌苦,阿昌吃尽人间苦!天上乌黑没日头,田地树木归土司,高飞怕那黄鹰叼,落地又怕箭穿腹,阿昌世代无路走,滴滴泪水湿进土’。泣血的时光荡气回肠,镌刻在千年榕树、百年樟木的年轮深处。阿昌唯有坚挺着身躯,坚韧地继续向前走,向前走,一直到新中国成立,阿昌人的脸上才漾起了笑容。”说到这里,村支书停了介绍,将目光从前方的位置移至一棵古树上。那是一棵高大葳蕤的扎木果树,树叶在风中传来哨音一片。像这样高大的古树木,在户撒的村庄,随处可见,几人也合抱不过来。生长在邦寺的那一棵古榕树,果子一成熟,就有鸟儿悠闲地飞来觅食。谁也说不清,像这样的古树木,是什么时候就把家安在了户撒。民间有谣“猪不过二年,狗不过十年,人难过百年,树过一千年”。户撒的这些千年榕树、百年樟木,历经风雨,仍然身姿挺拔。想来,那些朝代更迭的历史才是见证者了。

  走在户撒北面的赖结山半山峁上,脚下冷不防会冒出一两只小动物蹦过,它们吓人一跳之后,转眼又迅速消失在草丛和灌木丛中。邦寺是傣式奘房,风格和云南傣族地区众多的寺宇无异,南传上座部佛教在这里得到发扬。赖结山的皇阁报恩寺仿汉式风格,为明洪武年间西平侯沐英屯兵驻防时所建。四合院里,砌着石墙,铺着石板路,正殿、左右厢殿、下殿、戏楼、戏台等建筑物上雕着花草、鸟兽、龙凤,翘角飞檐。门口有两棵古老的桂花树,枝繁叶茂,浓阴匝地。人坐在桂花树下,泡上一壶茶,捧上一本书,抬眼看云彩,或看风中树在展枝,或是低首观草在吐绿,花在含苞,土地在伸展,再让清爽干净的风拂过眼睫毛、脸蛋、耳朵、鼻子、嘴巴,简直舒服极了!

  我们的晚饭安排在芒旦寨。用阿昌人的话来说,芒旦的意思就是挑担子累了歇息的地方。在户撒寻访了一天,是该轻松轻松了。我们一走进芒旦寨,热情的阿昌人便燃起了篝火,女子穿上民族盛装,佩戴各种首饰,带着羞怯,细气柔声地唱起山歌,欢迎远方的朋友来户撒。歌声唱罢,舞蹈接着嗨起来。阿昌女子头上的花在火光里出奇的绚目惹眼。都说阿昌人爱花,一点不假,女子在头上插花,男子在胸前插一朵用红毛线纺织的菊花。因没有舞蹈细胞,我只好站在篝火外与阿昌人聊天。我问几个女子,你们穿的衣服是自己做的吗?她们腼腆着笑容回答,是呢。衣服颜色自己染?是呀,都是我们自己染呢,闲着的时候就在家里弄。从她们口中,我还得知,昔日户撒的农家都有染坊,女子自织布料,浆染,制服装。染色以靛青和黑色为主,绣上各种图案,然后在包头上点缀漂亮的银花。一个阿昌女子将包头取下来,擎在我的手中,漂亮的银花瞬间惊异了我的双眼。这时,我才发现她们的服饰上也点缀了不少漂亮的银饰品。看到这些银饰,心下不由得产生了寻觅饰品源头的念想。一问才得知,全部出自李芒呆寨。

  李芒呆寨距芒旦寨并不远,也是户撒的一个寨子。由于天色较晚,不便前行,只得耐着性子熬至翌日。

  第二日清晨,当朝阳缓缓而现时,我们已经走进了李芒呆寨。第一个见到的人是银器制作师傅李维睿,他引着我们进了他那开满凌霄花的家。李维睿说,自明朝手工银器制作技艺传入李芒呆后,银器制作在李芒呆寨就世代相传,他们主要制作银链、银腰铃、银镯、银腰链、银耳环、银项圈、银项链、羊簪银镯、毛边链镯等。银器制作者用簪子刻梅花、李花、文字等,没有事先设计的图案,全凭脑中构思的图案和一双巧手。见我们惊讶,李师傅拿出簪子现场操作起银镯刻花,众人啧啧称赞。有文友要求试刻,奇怪的事发生了,簪子在文友的手中尽管敲得山响却丝毫不动。罢了,不是这行的料,文友停下操作,又大赞李师傅手艺一番。像李维睿这样的手艺人,李芒呆寨有不少,他们世代制作银器补贴家用,产品通过快递发往缅甸。这里没有指路牌,但是完全不用担心迷路。只要你走进李芒呆寨,走在干净的小路上,择一小户人家进去,十有八九就是银器厂了。真应了那句“酒香不怕巷子深”,所以闻名而来的人不显突兀。

  提到“酒香不怕巷子深”,在户撒,能配得上这句话的,还有户撒刀。关于户撒刀,村支书眯缝着双眼,讲了一个神奇的传说。相传,在远古,户撒河床上,一英俊男子打铁制刀。隐隐间,有烙红色的火苗从男子膝盖毛孔中窜出,火苗缠绕间,男子面色平静,将烧红的铁放在膝盖上不断敲打,他的心神完全沉浸在膝盖上的铁和体内的异火融合之中,半个时辰后,男子将打好的刀放入户撒河中淬水,出水的刀金光闪闪,一道道金光亮遍数千田野沟壑山川。金光闪过,男子将刀放在户撒河边,腾云驾雾而去。村民抬头望,见一白胡子老人捋须而笑。村民纷纷跪拜,胆大的男子跑向户撒河边轮流研究仙刀,昼夜不辞辛劳锻造。从此户撒刀驰名天下!

  传说的神奇可见一斑,但户撒的男子制刀确是有名的。他们传承历代宗师手艺,有专业的师傅,锻造菜刀、镰刀、小尖刀、藏刀……这些刀,是平常人家的生活用具,是居家过日子的好厨具,是习武之人的优选教具,也是刀艺爱好者的收藏之品。在刀王项老赛家,摆放着玲珑剔透的金色飞龙佩剑、精美的刻花背刀、素有“柔可绕指”神奇说法的腰带刀。它们如户撒人的性格一样,安静,朴实,内敛。一刀在手,细观那些深深的刀纹刻度,含蓄内敛,仿若穿透了时光,让我们看到户撒先民凭着毅力和坚韧经历了无数个翻山越岭、风餐露宿的日子,穿越高低起伏的高黎贡山余脉,最后驻留在户撒这个宽敞、平坦而肥沃的盆地,深情地呼吸、欢呼、舞蹈、开垦、播种和收获。


Copyright © 2015-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德宏团结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芒市团结大街133号 邮编:678400 广告招商:0692-2123901 网站业务:0692-2100309
滇ICP备15008954号
新编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53-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