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语言版本:缅文 傣文 景颇文 傈僳文 载瓦文

鹦鹉小话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贾 雷
时间:2018-12-15 12:00     浏览量:

瑞丽的鹦鹉雨。

  *贾 雷*

  中国人对鹦鹉向来青眼有加,唐朝朱庆馀有《宫词》云:“寂寂花时闭院门,美人相并立琼轩,含情欲说宫中事,鹦鹉前头不敢言。”约两千年前,东汉人王充在其《论衡》中已留下“鹦鹉能言”的文字,由此可知中国人驯养鹦鹉至少已有两千年的悠久历史。史书上鹦鹉与人的故事也不胜枚举,据《旧唐书》载:林邑国向唐太宗献白鹦鹉,该鹦鹉天生聪慧,不仅能复诵诗词,还能在皇帝对弈占下风时搅乱棋盘,帮助皇帝解围。根据中国鸟类名录,中国共有12种野生鹦鹉。在德宏瑞丽,可以看到亚历山大鹦鹉、红领绿鹦鹉、灰头鹦鹉、花头鹦鹉和绯胸鹦鹉5种野生鹦鹉。

  人们偏爱鹦鹉,因其色彩斑斓,美丽可爱。古籍文献里对鹦鹉的描述“翠哥”“绿朝云”“绿衣使者”等无不体现了古人对鹦鹉色彩的怜爱。总体上看,野生鹦鹉以绿色为主色,再辅以灰、红等加以点缀。这种颜色搭配与鹦鹉的生存环境紧密相关,是长期自然演化的结果,体现了生物强大的生存智慧。瑞丽摄影家协会很多生态摄影师在拍摄鹦鹉的过程中不止一次被它们这身保护色所蒙蔽,往往只能听其声,不见其影。郁郁竹林,葱葱蕉叶,鹦鹉在此歇息,一身“绿配红”的隐身衣确实令人难以发觉。幸好它聒噪的叫声能让人“听其声、辨其位”。

  红领绿鹦鹉又称红嘴绿鹦哥,脖子上那一抹红犹如系了一条红领带,可爱极了。鹦鹉之所以又被称为鹦哥,是因为古时很多闺中少妇喜欢驯养鹦鹉,昵称它为“哥”。红领绿鹦鹉并非本土种类,而是人工饲养逃逸后形成的野生种群,瑞丽虽有,但种群并不多,在香港倒是常见。

  亚历山大鹦鹉是亚洲最大的长尾鹦鹉,在国内的分布相对狭窄,在野外遇到它的概率很低。2015年,有摄影师在瑞丽畹町幸运地遇到20只左右的野生亚历山大鹦鹉群,那硕大的身躯和漂亮的尾羽令人难以忘怀。

  花头鹦鹉作为神秘物种曾一度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百年,直到2015年在盈江才重见天日。灰头鹦鹉顾名思义就是头部成灰色,在瑞丽种群数量多,在户育、弄岛、畹町有时候会遇到几十甚至上百只的灰头鹦鹉翩翩飞行。

  绯胸鹦鹉是近两年瑞丽“鹦鹉雨”甚至“鹦鹉风暴”的主力。“绯”是红色的一种,为隋唐时期新造的表示颜色的字,在唐朝为四品官员的官服之色。这种身着“官服”的鹦鹉喜食浆果、谷粒,尚未完全熟透的玉米是它们的最爱。早晨或傍晚时分,成百上千只绯胸鹦鹉会聚集到玉米田里大快朵颐,聚集绕飞所形成的鸟浪令人目瞪口呆。吃饱后的鹦鹉会选择茂密且相对隐秘的树林或竹林休息,这也就诞生了一棵棵“鹦鹉树”。

  “鹦鹉雨”的形成是瑞丽生态环境保护的体现,但也从侧面反映了“人鸟之争”的无奈现实。数以千计的鹦鹉对农民玉米地的掠食直接导致了玉米减产甚至绝产,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农民对鹦鹉的反感,进而可能惊吓、驱赶鹦鹉。值得庆幸的是政府联合保险公司正在逐步推行野生动物肇事公众责任保险制度,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人鸟之争”。需要强调的是,在我国这些野生鹦鹉都属于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严禁捕猎和买卖。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翔。鹦鹉生存繁衍的危机并非因为鹰隼一类的天敌,而是因为我们人类扩张的步伐迈得太急太大,以至于极大地压缩了鹦鹉的生存空间。多保留一片森林就是为花草鸟兽多增加一线生机,多一份爱鸟之心就多一份共建生态社会的力量。

  多年以后,希望大家还能聆听“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自然之声,目睹“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的自然之画。


Copyright © 2015-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德宏团结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芒市团结大街133号 邮编:678400 广告招商:0692-2123901 网站业务:0692-2100309
滇ICP备15008954号
新编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53-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