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语言版本:缅文 傣文 景颇文 傈僳文 载瓦文

艺术来源于生活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本报记者
时间:2014-12-01 12:00     浏览量:

艺术来源于生活

——舞王约相的舞美人生

本报记者  杜军  文/图

虽已60多岁,但是约相表演起来仍然灵动。

他,没有经过系统的专业舞蹈训练,他的舞蹈灵感来源于大自然、来源于生活,孔雀是他的启蒙老师。凭借着对孔雀舞的热爱,他从一名农民成长为一名平民艺术家,他把孔雀舞跳出了瑞丽,跳出了中国。他就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约相”。

“请不要叫我老师,我只是一介农夫。”

见到约相的时候,他刚从地里干活回来,上身一件对襟衫,下身一条大裆裤,脚穿一双夹脚拖鞋,清瘦的脸上长着络腮胡,与想象中的“孔雀舞王子”差距甚大,但是当他舞动起来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被他的灵动所震撼。谦虚的约相总是对身边的人说:“请不要叫我老师,我也不是艺术家,我只是一介农夫而已。我只是热爱孔雀舞,一直坚持着自己的爱好,一直坚持着自己的梦想罢了。

出生在农村,生活在农村,一辈子与农打交道的约相虽然热爱孔雀舞,但是迫于生活,他并没有机会得到系统的专业训练,虽然曾经拜著名孔雀舞大师毛相为师,但他更多的灵感还是来源于大自然和生活,很多动作都是自己摸索的,他跳的孔雀舞是最原始的。

“孔雀是我的启蒙老师。”

约相说,傣族是个能歌善舞的民族,只要节庆日,村村寨寨都会有文艺表演,而表演的节目中,都会有孔雀舞。约相说,年幼时他不知看过多少遍在象脚鼓伴奏中“孔雀们”闻鼓起舞的景象。那时,他就向往至极,心想“等我长大了也要跳孔雀舞”。但是,农村的条件不及城里,更多的时候约相要忙于生计,没有时间找人学孔雀舞,也没人来教他。但是即便这样,也阻挡不了他对孔雀舞的热爱。约相说,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没有条件,那我就创造条件。过去的瑞丽,野生孔雀很多,在大山里,放牛的约相总是能碰上孔雀,这让他萌生了“偷师学艺”的想法。但是孔雀总是成群来去,不乐意接近人,约相只能在放牛时悄悄走到孔雀栖息的地方躲起来,等待孔雀的到来,悄悄地观察孔雀。它们有的啼叫,有的嬉戏,有的开屏,俨然是一场盛会。回到家后,约相就学着孔雀的样子走路、展翅和开屏。慢慢地,约相对孔雀舞有了更多的感性认识,孔雀的许多“小动作”,如入林、起飞、入睡、醒来、远眺、扒沙、照影、饮水、开屏等等让约相记忆深刻。再后来,他“一跳舞就会想起森林里的孔雀”,观察孔雀习性让约相收获了孔雀最美的舞姿。

“29岁第一次登台演出。”

天天与孔雀打交道,让约相对孔雀舞更加热爱。一次偶然的机会,约相接触到了著名孔雀舞大师毛相,毛相惟妙惟肖的表演让约相着了迷,看到约相对孔雀舞如此痴迷,毛相收约相为徒。此时,约相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弃农”和毛相潜心学跳孔雀舞,但当他把这一想法告诉家人的时候,遭到了家人的反对。因为那时的约相已经成家,上有老下有小,一家老小都指望着约相这个壮劳力吃饭,如果约相“弃农”去学跳舞,家里就没人干活,一家人就要断粮了。迫于生计,约相最终打消了这一念头,和毛相学跳舞也只能断断续续。1977年是约相人生的转折点,那一年,约相跟随瑞丽文艺界人士到芒市表演,第一次上台表演的约相就技惊全场。从那以后,约相的名气开始在中缅边境一带传开,他也被人们誉为孔雀王子。1980年,约相受邀到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全国少数民族文艺汇演;1982年受邀参加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其自创的“孔雀拳”技惊全场;1987年受邀参加全国少数民族舞蹈大赛,并获得二等奖;受邀参加第三届和第五届云南省少数民族运动,获得孔雀拳、傣棍项目的第一名和第三名。他还先后受邀参加中央电视台、云南电视台、北京电视台、浙江电视台等媒体的节目录制,受邀到缅甸,到北京、四川、昆明、浙江、广州、台湾等地表演。

“担心今后的孔雀舞走样。”

现如今,约相已经是60多岁的老人。为了使孔雀舞后继有人,约相将孔雀舞教授给儿子、孙子和孙女,带着他们一起排练、演出。他还精心为孙子孙女创作了雌雄孔雀双舞,使孔雀舞得到了升华。约相不仅传自家人,还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研习大半生的孔雀舞传授给其他人,现在他已经有上千名徒弟。虽然有了很多徒弟,但是约相对传统孔雀舞的传承还是有所担忧。约相说,现在很多孔雀舞表演都加入了现代音乐和各种不同的舞姿,这对原生态孔雀舞是一种冲击。他很担心,随着时间推移,孔雀舞的传统动作会慢慢消逝,到最后,原生态的、民间的孔雀舞就消逝了。如果真是那样,就太遗憾了,所以他希望舞者们在顺应市场需求的情况下尽量保留孔雀舞的传统动作。因为,原生态的孔雀舞来源于大自然、来源于生活,是最真实的、最灵动的、也是最美的!

新闻链接

孔雀舞的由来

传说很久以前,佛祖到人间游历,路过天柱山下孔雀的住地时,顺便去看望久别的孔雀。佛祖射出金光闪闪的亮光,佛光照到雄孔雀身上,雄孔雀的羽毛顿时变得珠光宝气,绚丽多姿。佛祖临别时叮嘱孔雀拜佛节时再见面。一年一度的“摆帕拉”来到了,佛祖面对数不清的傣族群众,合掌念经,传授佛规教义。金孔雀们从天柱山赶到摆场,却无法靠近佛祖,怎么办呢?孔雀们急中生智,在人群外面摆开舞场,迎着佛祖展开美丽的彩屏。人们的目光都转向了孔雀,还不约而同地一边敲象脚鼓为它们伴奏,一边给它们让出了一条路。这时,孔雀们把五光十色的孔雀翎敬献给了佛祖。从此,孔雀舞就代代相传到现在。傣族人民以孔雀作为吉祥幸福的象征,以跳孔雀舞来歌颂自己的民族,歌颂美好的生活。因为在自然界中,只有雄孔雀才开屏,遵循自然法则,所以最早的孔雀舞均由男性表演,随着时代的发展,才出现了男女同台跳孔雀舞的状况。


Copyright © 2015-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德宏团结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芒市团结大街133号 邮编:678400 广告招商:0692-2123901 网站业务:0692-2100309
滇ICP备15008954号
新编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53-6000